湖南新闻网 — 湖南人都爱的门户网站>主页 > 21世纪经济报道 >

上海钢联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高波:国际

2019-03-14 07:00 来源:未知

  如果我们回顾过去十几年铁矿石简单的定价机制的演变,我们可以看出来整个历史的走势很明显,在走向金融化,走向指数化,走向更多的智慧型的风险转移和管理的定价市场正在形成,国内这一块市场大有可为,越早把欧洲这些市场管好,去参与这个市场,越早赚到第一桶金,越早在后面整个市场当中取得先机。这是我对市场的看法,也替大商所做一下广告,大商所的铁矿石期货,大家应该好好关注,多参与一下。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们,筹划这次会议的时候,大商所的同事问我说能不能出来讲一下铁矿石十几年、二十年定价历史的转变,我说讲一下可以,可能目前市场上再过两年估计能讲清楚这件事情的人也就不太多了,因为慢慢都退下去了。对2009年之前的这段历史,包括中间斗争最激烈和事情出的最多的那几年,好多事情大家可能都不太清楚,很多事情的议论和描述和对性质的判定有待商榷。

  第一代做铁矿石的人是九十年始做的,大多数是中化的一些,或者中钢的一些老同志,还有外企业的一部分人。从大的国营钢厂出来的一部分人,后来有一部分人转做了钢厂,有一部分人也转行做了别的,最典型的在2008年之前公司的代表,第一代的代表嘉新(音),第二代代表是瑞钢联(音)。从现在来看八十年代形成上次长协谈判的机制,主要特点是首发跟风。我们国家参与谈判从2003年开始按照西方的财年参加的,西方是按照发布财报的财务结算来进行财年的谈判,每年的年初是谈判最激烈的一段时间。

  如果回顾一下历史,我看了一下从长期合同和短期合同的波动,主要围绕三次工业化来的。第一次工业化和第二次工业化,都面临着一个长期合同和一个短期合同的转换,背后的机制每当市场陷入长期极度低迷的时候,或者是英国,或者是美国,或者是东南亚主导的一次工业化过去之后,市场会迎来比较长时间的箫条期,箫条期当中的长协合同是比较适合的,但是一旦有新一轮工业化开始的时候,以前的长协机制都会受到挑战。以前只是把长期合同改为短期合同,这一次中国从2002年、2003年,差不多这个时间开始这一规模的工业化,粗钢产量长时间的爆发,带来的铁矿机制定价的演变,颠覆掉了上几次长短合同的演变过程,这个过程是分为一些比较重要的时间节点,我经历的这几个时间节点说一下。在2005年之前,比较准确的时间节点是2003年,宝钢代表中国企业,当时组织了谈判小组去加入全球年度长协谈判,当时买方的阵营是我们中国、日本、韩国、欧洲。

  从2003年、2004年、2005年开始,我们整个铁矿,市场上现在有完整连续曲线的数据是我们公司的,一直把所有的价格按照标准接起来,经过换算整个曲线比较完整的,最早的数据是我们数据跟踪出来的。我们可以看出来金融危机之前,从50一直飙升到200,中间金融危机崩了一次,后面马上来了4万亿,4万亿又重新拉回去,但是没有破掉2007年和2008年的新高,那时候的高度市场4万亿之后陷入了比较长时间的下跌,一直跌到2015年的12月份,整个市场的单边上涨、单边下跌和2015年之后到今年铁矿震荡行情。我们知道2008年之前,整个市场上所谓土豪的由来,家里面有矿的人,谁家里面有铁矿和煤矿,那时候开钢厂是赚钱的,那是因为原来大幅度的涨价,翻了四五倍,在这个市场阶段当中,自然资源的拥有者是市场上最赚钱的一拨人。从2008年往后就不一样了,我们知道很多的煤矿的拥有者和铁矿的拥有者陷入一定时间的困境,取决于你的边际成本,包括我们中国在海外投的海外铁矿也出现了一样的问题,给国家带来很多损失。从2008年往后一直到2015年,市场上最赚钱的一拨人是私募基金和相关的金融机构,为什么呢?因为在形式上有更明显和优势的做空手段,而对先天性的多头自然资源的拥有者来说,大家对期货的认识和风险管理工具的认识,包括国营企业的管理机制,以前也不让做期货,各种因素导致的,其实大家在那一拨当中好多时候是两头受损,包括最早参与期货的一些大的民营企业,一开始操作期货的时候也是受了非常大的损失。

  现在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从2015年往后,前面大家知道赚钱的好像也不多,产业机会也不多。赚钱最多的是制造业,这个背景是来源于2015年以后国家采取两项措施。第一个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中间产能控制住了,下游的需求保持住了,把上游的原材料经过三大矿山和四大矿山,上游三期、四期扩产把产量提升上来,两面的供需面发生逆转,造成原材料一直比较弱势,下游还是比较好,整个中间制造商的利润就非常多,这是目前形成的三个阶段。

  我们说经历过这三个阶段才算经历了完整的一波周期,一波大幅度的单边上涨,一个大幅度的单边下跌,伴随长时间的市场震荡,基本上市场存在这三个形态。如果你能贯穿牛市、熊市和大幅振荡周期,这三个周期全部都能活下来,并且能赚到钱,那么恭喜你,很可能成为一家百年老店。眼瞅着行业里很多朋友十几年之前的,不是倒在第一波就是在第二波,最惨的是2015年都熬过来了,后面几年没有熬过去倒掉了,所以风险管理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我们给市场上提供的远期价格曲线年的时候,整个市场不承认三大矿山的货有现货市场,国内是不承认的。只有一部分国营大钢厂和做铁矿比较早的公司,成规模的铁矿才有拿到三大矿山的长期协议矿,在我入行的时候市场差价最多的时候可以达到小40美金,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如果我有能力从宝钢手里面,或者有任何一家有长协的工厂里拿出矿来到市场上以现货价卖掉,一船货可以赚4000万人民币,一转手就可以赚这样的价格。

  在那几年的谈判当中,我们国家的报纸和媒体开始抨击当时的谈判小组谈判不利,基本上也是从2005年开始,2005年CVRD和JFE达成涨幅19%的结果,当时遭到国内媒体一致抨击,认为谈判小组没有谈好,让我们每年多给国外付了非常多的美金去跟三大矿山买铁矿,当时谈判小组人的压力非常大。CVRD的运距比较长,从巴西过去30天,我们那时候才16天,现在降低到14天。在当时的情况下,力拓必须表态运费上要拿补贴,第一年被否掉了,大家没有同意。每年9月份开钢协办的铁矿石会议的时候,几位老领导见到三大矿山的领导都是怒目相向,每次谈的非常僵,大家见面搞的很不愉快。很不愉快的是三大矿山来的时候两个诉求,第一个是涨价涨少了,让你占了很多便宜,你们能在市场上卖为什么我们不能在市场上卖,我们就说谁卖的你把证据给我我去查他,然后提供不出来。

  第二个提的问题三大矿的问题,第一个三大矿山里面,唯一不能出来跟中国人作对的就是力拓,因为在市场最艰难的时候,一直是我们中国人在帮你们,在铁矿价格极其低迷卖不掉的时候,是我们在做牺牲,在帮你们做销售。现在市场好了,你们突然翻脸不认人,没有道理,这是我们领导们讲的话。但是对于力拓的人来说那是上一届董事会,跟我这一届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上一届董事会做了什么事情。另外你现在的市场差价我给你们的长协定价和市场上的差价差的非常多,全球只有你们有现货市场,只有你们有双轨制,日本、韩国、欧洲都没有现货制,这个市场怎么起来的呢?为什么不满意呢?中国有一部分人愿意长协,有一部分人负责市场上买的,市场上买的货比你们多很多。双轨制和目前的困境是中国人造成的,为什么老追我们的责任,大家每次谈不出来,到了2006年又谈了一轮,涨了9.5%,我们那一年抢到了涨幅首发权,当时的报纸是给了一个比较正面的评价,说我们中国人终于拿到定价权,我们先谈第一单。实际的情况我们为了拿到第一单当时做了很大牺牲,才让其他国家跟。我们当时报纸上的,有一部分观点是这样来讲的,因为日本人的企业CVRD、JFE拥有大量股份和权益,所以它们每年都和三大矿山合起来坑我们中国人,其实我知道在谈判小组一部分领导的心里面也是这样想的,当时负责谈判的协会的一位领导,他到上海谈判的时候,我们公司负责了一部分的接待工作,见到了日本当时负责谈判的一位领导,当时我们的领导们就批评日本人,说你们日本人很不厚道,我们领导把国内很多报纸都剪下来了,要不要给你翻一下告诉你我们多么恨你,我们不同意你们同意,你们先谈一下逼着我们接受,你们还有这样的股份那样的股份,太不像话了。当时日本老头就把他的背包打开,从里面拿了材料出来,翻一下日本的报纸是怎么讲的,由于你们中国现在对铁矿的需求量大增,导致市场暴涨,我们日本的钢铁工业的利润大幅萎缩,下游价格没有涨起来,我们每年都要先接受不出来抢目前的定价,三大矿山就会要挟我们.你们中国人目前的污染,目前的政府补贴,导致我们的竞争力正在丧失,所以日本整个全社会对你们中国人的情况极其恶化。中国的媒体、日本人的媒体都有自己的利益角度和分歧。

  在这一年呢,推了第一个价格指数。我在管我们公司的铁矿,我当时看了一下。我们就很疑惑,什么叫指数?在我们认为当中,指数应该是夹杂成交量和成交频率和价格各方面的综合性的衡量指标。但是现在的指数就是一个价格,它的价格就是我们63.5、63印粉远期价格行情,我们内部就开始争论,我们到底要不要指数。我们改的时候金融危机就来了,金融危机来之前,VALE新日铁最大涨幅65%,但是那一年不是我们不跟,那一年的报纸对整个谈判的抨击是最厉害的,所有的负面评价。澳大利亚的报纸我也看过,也是负面评价,澳大利亚人认为澳大利亚人失败了,中国人认为中国失败了,日本也认为失败了,欧盟没有谈论这件事情。为什么呢?那时候欧盟的铁矿还是有一些补充,那一年的量缩的比较厉害。然后那一年发生的几件比较重要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力拓不再跟那一年铁矿的谈判结果,要求单独定价,钢铁工业协会和整个谈判小组在传递信息,还是有一些钢厂私底下答应了加价,就算实现加价,那一年的长协矿还是很便宜,大家还是同意加了,那一年的海运费飙涨。那一年4月份开始成立铁矿石的部门,开始推他们铁矿石的指数,5月份德意志银行推了市场上第一个场外市场产品,开始推铁矿石的掉期,后面金融危机就来了,我们跟力拓在谈,满市场都是铁矿石的新闻,基本上一两个月都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轰炸市场,搞的市场的波动率非常乱,看起来非常热闹。那一年的9月份,英国的金融导报推了他们的铁矿石价格指数,那一年我们的粗钢产量公开数字是5.03亿吨,进来了4.4亿吨的铁矿。

  从2008年可以看出来长开始乱套,但是没有想到有后来这么乱。市场有这么多指数,我们国家的监管的机构,相关部门和几部委也发觉到了市场可能出现巨大变化,不让我们发布相关指数,只能发价格。我们还是很配合的,那时候就往后退了一步,这也是我们那一年的错误,它不是一个对的事情。2009年的谈判,首先我们没有接受,因为市场跌了,我们觉得跌的太少,实际上市场会跌的很多。那时候我们第一年没有接受那一年谈判对方提出来33%的跌幅,市场上就开始有风声,BHP跟商量采用的指数定价,刚成立一年的指数,历史曲线还没有就开始进行定价,大家开始反对。2010年钢协会上,约很多钢厂谈。金融危机那一年产生一个新的什么情况呢?大量的违约事件,市场跌的太深了,我们看一下市场从200美金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跌到了70以下。如果有一船货是两个亿,这船货从你开始买,如果中间没有卖掉,到入厂产出铁来一船货可能亏一个多亿,三大矿山把单子撕掉,觉得长协正式要崩溃,力拓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要推整个的月度指数定价,4月份以交易所的名义推了全球第一个标准化的铁矿石掉期合约。5月份力拓和新日铁达成协议,谈出的结果是32.95%,基本上等于长协机制在那一年崩塌了。7月5日震惊中外的力拓事件爆发,以侵犯抓了力拓的四名员工,今年为止还有一个在里面,其他三个都放出来了。BHP、Vale与亚洲部分钢铁达成短期合同定价协议,季度定价比我们月度定价多拿一部分便宜的,当时谈的是你要先接受就给你一部分优惠。

  2009年和2010年,基本上标志着长协机制完全崩塌了,进入了一个新的铁矿石的定价的时代,完全的指数定价。我们也开始反思,我们也不停的干预,跟有关部门沟通是不是允许我们推指数,沟通了半天领导们后来看随着新加坡交易所合约的上市,和整个定价机制对整个行业的普及,反对指数化和金融化,可能是一个逆势的问题,市场的内在动力会驱动整个市场往这方面转。2011年的时候,收了环球钢讯,把海外做指数的机构,中等规模以下的收完了。我们后来终于获取许可在2012年恢复了指数定价,重新跟三大矿山接触,能不能用我们的指数定每年的年度谈判的价格,开始做所有合规手续,开始签KRA的协议。2013年GlobaIORE标准铁矿石交易合约的指数定价试用。

  经过大商所有关领导长时期的准备,终于我们国家批了允许大商所上全球第一个实物交割的铁矿石期货,上市的第一年,成交量做了2.19亿吨。我们看第二年成交了96.36亿吨,SGX成交量是5.79亿吨,我们那一年的粗钢是8.22亿吨,中国铁矿石进口数量9.33亿吨,当年推了很多产品。但是我们看一下市场份额,2015年259.57亿吨,SGX铁矿石衍生品交易量首次超过10亿吨。中国在市场上全球交易量最大和影响力在那一年彻底奠定基础,我们公司在新加坡有一个掉期的团队在做掉期经纪,我们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感受是2015年之前,掉期有的时候会对交易走向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下午三点一收盘之后,欧洲人刚醒,美国人7点多、8点也醒了,开始在掉期市场上兴风作浪,国内的市场在第二天受到当天下午和晚上欧洲市场、美国市场和新加坡市场交易的巨大影响,通常是被来回打脸,但是在2015年会发现很明显的现象,什么叫定价中心,海外不敢动了。因为大家发现交易量越来越大,你想在资本市场里面拿一个亿、两亿试一下水,我们那时候的铁矿做五六百手往里面一放连水花都不带有的。在掉期上会发现你想做或者套利的时候,掉期的流动性越来越有问题,做套利或者做其他的策略也好,会存在很多很多问题。大家通过一些通道,一些相关的方式,整个2015年在我们公司看来是大商所等于在指货市场把全球的定价权拿到中国来了,全球铁矿石的价格和交易和波动在指货市场上完完全全按照BHP价格定价了。

  2016年,342亿吨,SGX16亿吨,SGX在2016年年创了一天内清算30万吨铁矿石衍生品的记录。我们不要忘记一件事情,2015年底在市场最底部的时候,我们国家拉开了伟大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2017年的3月份提出了蓝天保卫战,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这两个因素推动市场向一个新的方向开始行进,大商所相关在定价方面和合约研发方面的动作也越来越多,2017年推了仓单服务商,推了基差交易,现在又在推市场的一些合约。

  我们公司的指数也在今年被BHP用作长协指数和两边的均价作为全球的定价基础,意味着中国的因素在全球的定价当中至少是抢过了一半市场,整个的市场份额和全球的格局都要照着新的方式去,这个一半是市场的趋势作用,跟个人的努力分不开,首先是一个大势的方向所趋,因为中国的市场基础这么大,后面最重要的肯定要盯紧两个方向,我们会在现货里面开发多种曲线,给市场提供所有的定价基础,市场的定价会从转移到波动率不一致,各类区域差、品种差,各类差价的基础上,取基差定价也好,风险管理的手段越来越多。现在三大矿山在往后退,我们中国政府、证监会,相关的行业协会,钢协和相关机构非常热衷于目前推动我们的市场往那个方向转变,目前大家的态度,十年之前和十年之后换了一个世界,最激进的人变成最保守的,最保守的人变成适度激进,但是我们很多企业还在适应当中,还没有醒过来尽快拥抱这种趋势。

  如果我们回顾过去十几年铁矿石简单的定价机制的演变,我们可以看出来整个历史的走势很明显,在走向金融化,走向指数化,走向更多的智慧型的风险转移和管理的定价市场正在形成,国内这一块市场大有可为,越早把欧洲这些市场管好,去参与这个市场,越早赚到第一桶金,越早在后面整个市场当中取得先机。这是我对市场的看法,也替大商所做一下广告,大商所的铁矿石期货,大家应该好好关注,多参与一下,也希望大家对我们指数的定价提供的很多曲线多提建议,多支持我们。我今天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编辑: admin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ICP备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