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新闻网 — 湖南人都爱的门户网站>主页 > 广东要闻 >

广州七旬老伯收4000元出租鱼塘 惹上409万官司

2019-04-15 02:09 来源:未知

  白云区一名七旬残疾老农收了4000元,把自家两口鱼塘租给外村人倾倒来历不明、成分也不明的污泥。倒泥人跑了,老农却惹上409万元的官司。这是全国首宗检察机关支持中华环保联合会作为原告提起的土壤受污染公益诉讼案,还被评为“2014年全国十大公益诉讼案件”。

  如今,广州中院去年12月29日终审判决给予的6个月自行修复期即将届满,由于直接污染者至今“下落不明”,老农方运双的两口鱼塘面临最后一次“大考”。如果环保部门审核鱼塘未修复,将由法院选定机构代为执行,老农要承担这笔费用。

  从2011年至今,方运双家门前的两口鱼塘(土名为“月角地”),因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成为全国关注的地方,一度上过新闻,在各种和环境公益诉讼有关的活动中也被频繁提起。

  在白云区钟落潭镇白土村通往茅岗村的村道上,竖着“××钓鱼场”路牌的地方,就是方运双家以及两口鱼塘的入口。现任白土村党支部方水森告诉记者,这里原本没有鱼塘,但因为养鱼比耕种赚钱,所以大家都挖鱼塘养鱼。“上世纪90年代没人种田,方运双和很多农户租了地,在2000年以后挖了两口鱼塘。当然,这两口鱼塘是可以填埋复农的。”

  记者看到,一大一小两口鱼塘,分布在田埂的两侧,尽头是一个改作他用的猪舍,旁边是一栋三层高的红砖小洋楼,这里就是方运双的家。

  方运双的妻子说,这楼房是5个儿子一起出资建造的,5个儿子要成家,各自分两个房间都还不够。提到鱼塘的事,方运双的妻子很不高兴,她指着北边鱼塘角落处的一个出水口说:“隔壁养猪场的污水都排过来了,没人管,现在鱼塘里长满了浮莲。”“还有旁边的工厂,对水也有污染,你去看看路边的排水沟。”

  “隔壁邻居的走道都铺了水泥,就我家门口没有,这是公家出钱的,为什么不帮我铺?”方妻把这归咎于儿子没赚到钱,也没在村委里面做事。她声称去年村里换了领导,才给72岁的方运双办了补助,一个月250元的残疾补偿金,“以前都没有的”。而她本人也患有心脏病,借了很多钱做心脏搭桥手术,至今钱都没还。家里实在很穷,谁料出租鱼塘还摊上了事。

  记者走访了解到,方运双屋后新盖了一个简易厂房,租户说每年租金不足万元。旁边一栋尚未封顶、楼体也未完全封闭的小楼则属于方运双的哥哥,也是刚刚租出去,每月租金不过千元。

  当日上午,方运双的儿子说带老父出门看病了。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以及法院判决之后,方运双有没有对鱼塘采取修复措施?方妻及其好友梁伯说:“用泥浆泵抽过了,清理过了。”而且鱼塘里还养了鱼,“我们自己也吃这鱼,没事。”鱼塘目前出租供人垂钓,“平时没什么人来”。

  “穷起来什么都想,就是想钱。”梁伯说,方运双以为之前倾倒的那些泥可以挖出来种花,“被人骗了”。据梁伯的说法,对方倒了10多车污泥后,方运双发现这些污泥很臭,鱼也差不多要死了,因此想阻止对方继续倾倒。“对方说签了合同的,老方也没办法。”梁伯说,方运双前年中风,说话不清楚,他自小腿脚就有残疾,现在行动更不利索了。

  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立是一名环保志愿律师,由中华环保联合会委托,代理起诉这宗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宋立表示,该案案发原因是当地居民投诉,被告人谭耀洪倾倒的污泥散发臭味,村民投诉后,有关部门和检察院先后介入。

  如今,法院终审判决给予的6个月自行修复期即将届满,宋立坦言将继续履行职责,择日与中华环保联合会工作人员再次回访方运双的鱼塘。如果他们没有采取措施,自行修复期届满后,将会申请法院执行。

  据了解,方运双的代理律师此前曾在法庭上辩解,称方运双没有受过什么教育,是一名残疾人,家里贫穷。但宋立认为,方运双“是有能力修复鱼塘的”。“他家有小洋楼,既然能够出租鱼塘做钓鱼场收钱,造成环境损害,应该是有能力负责修复的。”宋立说。

  “他说现在他在鱼塘里养鱼,他自己本人也吃,但可以吃就说明没有问题吗?我觉得这种态度有问题。”宋立认为,方运双如果真的认识到错误,就不是这样的表现。一方面他会提供线索,协助追踪谭耀洪;另外还会考虑如何修复,比如请专家来看现场等。

  宋立说,该案对附近的村民都有教育意义,“大家都知道污染环境会被告上法庭,还要赔钱修复,这种教育意义很大”。

  “我前后去了几次,鱼塘的环境的确有改善,水质如何我也无法检验,还是以报告为准吧。”宋立说,如果鱼塘没有修复,还存在问题,法院将委托一个中间机构代为履行,届时发生的实际费用将由方运双承担。

  宋立解释,此前起诉时索赔409万余元是评估机构鉴定出来的修理费和恢复费。按照程序,申请执行后,将由鉴定机构提供方案,委托修复公司执行。

  近日到方运双家中回访,中风的方运双如今话也说不清了,腿脚残疾和糖尿病让他苦不堪言,他始终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事后花钱洒石灰、又抽干了泥水,已承担了应负的责任。广州环保志愿律师宋立表示,希望通过申请强制执行措施将倒泥人谭耀洪逼出来,如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但他同时认为方运双应积极提供更多证据,证明谭耀洪在别的地方也有倒垃圾,把谭耀洪找出来。

  回访当日下午,记者在鱼塘边一个仓库里找到了方运双。72岁的方运双脸上有明显的中风迹象,左眼皮、左边嘴角歪了,右边太阳穴的皮肤有些溃烂发炎。

  见到记者时,方运双有些错愕,似乎没有料到记者下午还会再来,他其中一个儿子在附近,其表示不愿再说鱼塘的事情,也让父亲不要再说,免得加重病情,家里经济压力很大。

  “我瘸了,租了那些农田,交了20多年租金,是那些人不要的,我要来挖鱼塘,赚了一点钱。”他说,“我瘸了从来没有照顾,那个时候就没有,72岁时换了领导才有,也是最近才给了补助金。”他叹气说,“我现在想说,说不了。”

  方运双表示鱼塘已经修复好了,说“鱼塘是真的有鱼,有个村干部说没有,不能就当成没有了。”记者留意到,方运双身体还算结实,他在起身离开的时候动作缓慢,拄着拐杖走到电动残疾三轮车旁边,用双手撑着上了车,而后他自行驱车离开,不过车速并不快。

  方运双在说话过程中时常用拳头捶自己残疾的左腿,说到激动时不住地抽泣,老泪纵横,又急切着想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个时候,他(谭耀洪)天天来找,在二队就倒了很多污泥,如果没有人支持,怎么可以倒呢?”方运双说,“在我这里,就说签3年合同,签约时说上面那个鱼塘也要,他说是起房子的污泥,我当然同意了。”

  按照方运双的说法,倾倒污泥两天后他发现鱼都死了,想要阻止,“突然就来很多人要打要杀”。“你们可以问上一任”,方运双说,因为村干部第二天9点才上班,他才去村委报案,“我说这里不能倒,11个年轻人不让我去报案”。

  他认为这里面有保安员参与,这些人听命于谭耀洪。说到这里方运双就激动地哭了起来。“已经不是我能够说了算了,你明白吗?”方运双表示,被告到法院去了以后,他拖着残躯去过太和镇谭耀洪家里三次,谭耀洪的老婆都说他不在家。

  “叫他给我1000元,合伙买水泥泵把(鱼塘里的)泥水泵上来,现在人都找不到。”方运双表示,村里出面阻止后,谭耀洪过了一段时间曾再次来过,直到更多环保部门介入才没再来。

  关于方运双残疾、年老又中风的说法,会不会只是推脱责任、博取同情的一种说辞呢?记者采访了白土村党支部方水森。方水森说,方运双确实是中风了,自幼肢体残疾直到六七十岁,前两年因为鱼塘的事情就有过中风住院,“出院以后嘴歪了,比以前严重了”。

  白土村的本地村民几乎都姓方,方水森刚刚通过换届选举当上了村支书,方运双鱼塘事件发生时,他在村委会负责会计和民政。按照方水森的说法,方运双家庭情况一般,在村里属于“中下”。方运双屋后的简易厂房,年租金收入最多就是数千元。

  方水森告诉记者,村民倾倒淤泥的做法不是很多,倾倒一些可以用来建设的淤泥倒也有,也就是一些常见的建筑废料。对于方运双的妻子提到鱼塘被旁边养猪场排污的情况,方水森认为不是养猪场。

  “现在应该没有(养猪场)了,那边有很多小厂,做什么的我们不是很清楚。”方水森说,目前整个钟落潭镇都禁止养猪,从2010年广州亚运会前几个月开始,流溪河流域1.5公里范围内都禁止养猪,以前的养猪场都清理掉了。

  方水森还认为,方运双的两口鱼塘“现在已经净化了,水看上去是绿的”。他说,以前那鱼塘水就像是酱油,或者是面豉酱融化掉的颜色,同时还表示“现在养鱼可能还不行”。

  方运双的另外一个儿子方某某认为,尽管父亲在最初被蒙骗也要担责,但他们已经出钱对鱼塘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也搭上了父母两人的健康,这件事的代价对他们来说已经太大了。如果下一步要对鱼塘进行检验,还要他们赔偿费用,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当初的获利。

  方某某认为,父亲最初有报案,也有设法阻止,这已经说明他不是故意的,而是被人蒙蔽受人欺骗。而这件事最应接受法律惩处的谭耀洪却没有归案,还有这些重金属垃圾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哪里的工厂或企业,有职责的机关为何都没有再继续追究。

  广州环保志愿律师宋立告诉记者,案发后有向公安报案对谭耀洪采取措施,但公安一直没有找到人,后来因为这个案件作为民事案件处理了,就按照民事案件进行送达、公告。

  与刑事案件不同,此时公安对谭耀洪采取的侦查手段、侦查能力和方法有限,“只能这样了”。宋立说,希望通过申请强制执行以后,通过执行措施把他逼出来,比如把谭耀洪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他进行限制高消费等措施。

  但宋立认为,“谭耀洪只是实施者,更重要是方运双,如果没有方运双提供条件,这个事情根本不能够产生,如果没有他,根本不会有这个姓谭的。”他认为方运双应当积极提供更多证据,证明谭耀洪在别的地方也有倒垃圾,积极提供线索把谭耀洪找出来。

  广州中院的终审判决书中写道:“令人遗憾的是,本案直接倾倒污泥的谭耀洪至今未出庭应诉,导致无法查清污泥的来源,因此有环境保护职能的行政机关也应当追根溯源,并以此为契机建立污染治理的长效机制,有效杜绝此类随意倾倒固体污染物的行为,切实保护好生态环境。”

  判决书称:“本案作为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其审理的意义并不仅是为了惩治某个污染者,更重要的是警醒我们思考如何防止固体污染物的扩散,从而推动生态环境的保护和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建立,因为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品和最普惠的民生福祉,不仅关涉当前的社会公共利益,还与我们每一个人甚至千秋万代的利益都息息相关,希望本案的处理有利于促进环境正义和代际公平。”

  ●2011年8月,方运双将其承包的位于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白土村的两个鱼塘转租给谭耀洪,收取租金4000元。双方签订《协议》约定,谭耀洪租用方运双鱼塘两个,每年按3万元租金租用。从2011年9月1日起开始计租。租用期间,方运双要保证谭耀洪运泥车辆在村路或鱼塘边发生争执时主动出面处理。

  ●从2011年9月1日起,谭耀洪使用粤AH9086货车运送不明固体污泥至其租用的上述鱼塘,并向其中一个面积为0.75亩的鱼塘倾倒大量污泥。两天后,因污泥发出异味,方运双向村委会反映。

  ●2011年9月3日凌晨,谭耀洪向鱼塘倾倒污泥时被白土村村民委员会治安队员发现,村委会当场制止谭耀洪的行为,对其罚款1000元,谭耀洪当时立下《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将污泥倾倒在白土村范围内。之后,方运双收回鱼塘,向被倾倒污泥的鱼塘撒上石灰粉后继续在鱼塘里养鱼。其后,方运双被起诉并被索赔409万余元修复费用。

编辑: admin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ICP备案号: